西部看点网
您的位置: 主页 > 西部观察 >

陕西苹果陷销售困局 低价滞销难出手

时间:2016-01-20 09:51 | 来源:陕西传媒网 | 点击:

核心提示:经过14年的连续发展,我省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连片种植苹果区域,苹果产量占全世界六分之一,种植面积高达1040万亩,但在今年,苹果销售却成了部分果农、果商的沉重负担。我省苹果产量在首次突破1000万吨时,价格却下跌约30%。面对今年苹果价格的起伏波动及市

 核心提示:经过14年的连续发展,我省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连片种植苹果区域,苹果产量占全世界六分之一,种植面积高达1040万亩,但在今年,苹果销售却成了部分果农、果商的沉重负担。我省苹果产量在首次突破1000万吨时,价格却下跌约30%。面对今年苹果价格的起伏波动及市场变化,值得我省果业相关部门和每一位果农去深入思考。

 

  苹果低价滞销难出手

  “亲们,大家齐给力!我家的三万斤富士苹果一点都没有卖。”昨日上午,一条促销苹果的消息在微信媒体圈被转载,发布人@张晶晶说,实在看不下去父母为苹果滞销煎熬的样子。

  “6亩红富士苹果除了在去年七八月份以每斤一块二三卖了5000多元的嘎啦,剩下的3万斤成果至今堆在墙角没什么动静。”咸阳市礼泉县骏马乡北庄新村果农张兴庆在电话另一端叹息着:去年苹果收购价格是每斤1.53元,目前相同质量的果子七八毛钱也没有客商来要,而今年在他的家乡,苹果收购价最好的是每斤1.01元。“主要是没有客商收购,全村五六十户几乎都没出货,周围几个村子的果农销售情况也是大同小异。”

  今年苹果销售伊始,张兴庆就意识到“情况可能比去年还要糟糕”,苹果收购代办处只接收亲友的苹果,像张兴庆这样没有批量销售渠道的普通果农,只有干着急的份。“天天在村口张望看有没有果商开着卡车来,给他们打电话有的都不接,接电话的几个说去年赔了,今年行情不好,暂时还没有出手的打算。”

  为了促销,张兴庆把全家都发动了起来,自己外出联系,女儿张晶晶也在元旦那一天开起了网店,“一箱子10斤,售价四五十元。卖了能有40多箱吧。”这样的销售额让张兴庆一点也乐观不起来,“动手太晚了,村里开网店早的都销售上万斤了。”除了果农为苹果销售犯难之外,果商也在为相同的问题“感到头疼”。

  “9个果库的3600吨存货,目前只走了300吨,都是最优质的果子,价钱是每斤4.2元,算是保本价。”在延安市黄陵县经营果库的陈友科1月16日告诉记者,面对苹果低价销售的普遍格局,目前企业正在亏损经营,而像他这样“出血”支撑的果商并非个案。

  陈友科在去年11月苹果开始收购时,已经感觉到苹果价格下滑的趋势已成定局:每斤3.2元,比去年同期掉价一元。到了月底价格掉到了3.0元。到了12月份,价格下滑到2.5元,“这个时候好果子基本都收完了,入库的都是老园子的果子。”价格最惨的要算遭受冰雹的等外苹果,目前每斤只有五角钱。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苹果研究中心主任赵政阳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我最近跑了全国不少苹果产区,相比之下,陕西苹果的市场情况还是最好的,不但优于外地苹果,而且还优于其他许多水果。”

丰产不丰收每斤平均跌价一元

  “我们的果库每月运行成本是5800元。每斤苹果的包装费、纸箱费、工人工资及代办费就是一元钱。”陈友科扳着手指告诉记者,关键是出货300吨后,再也没有客商来了。按照往年的经营情况,距离春节前,应该出货一半了。

  从广东传来的消息也不乐观,每斤苹果的批发价格是3.0到3.6元,尺寸小点的苹果价格更是低到了2.8到2.9元每市斤。而一车苹果到港的运费大约7000元,在当地果品批发市场的代卖费是3000元,入场费200元。“这些都是雇佣当地经销商的价格,要在水果批发市场租一个档口,成本价则要上百万,每月月租也要几万元。陈友科对往后的销售趋势也不看好:今年低价、滞销已成定局。

  咸阳市秦都区双照街道办事处的南寺照村果农张网帕家的3.5万斤苹果在去年年底也是“一点都没卖”,其他果农家的苹果,“都在家里摆着呢,正在为销售发愁。”往年苹果成熟后,村里都会有客商来上门收购,进入12月,就基本销售得差不多了,但去年年底只来了一两个客商,“打个照面就走了,留也留不住。”

  相比黄陵、洛川等地的高原苹果,靠近省城西安的咸阳秦都区及相邻的礼泉县的平原苹果在硬度、甜度上要略逊一筹,“像这种晚熟红富士品种,全部套的是白色塑料膜袋,往年收购价格在每斤1.3元左右。看到今年迟迟没有客商,果农们心理价位已经降得很低了,表示一块钱以下也要卖。”

  记者从省果业局获悉,前年我省苹果总面积1040万亩,平均单产1580-1600公斤/亩,同比增产5%-7%;总产达1050-1080万吨,同比增产5%-8%。总产、单产均有望创历史新高,但是,苹果价格比前年下跌0.5元到2元不等,全年苹果企业有30%的亏损面。

  “今年苹果价格总体上有一定下跌,平均每斤比去年低一元左右,其中早熟苹果大约低五毛,晚熟苹果低一元以上,优质低不足一元,普通低一元以上,这其实是属于理性回归,如果继续维持去年的过高价位,苹果产业就无法持续了,只能自毁前程。”省果业局负责人说。

  数据显示,2015年1月份到10月份苹果出口总量58万吨左右,下滑了12.9%,而进口总量达到7.94万吨,比2014年增加了230%。出口比率远远低于进口,造成本就供大于求的国内市场供需矛盾更加突出。

  “经济下行,农副产品受到的影响比较明显。前两年国内苹果价格过高,相似、相同类型苹果国外进口的价格比国内生产的还低,形成价格倒挂。”省果业局表示:苹果价格下跌,与产量丰收有关,也与果农囤果有关,加之汇率变动带来的出口不畅,多重因素叠加造成了我省苹果产业如今的困局。保守估计,今年我省苹果平均单价下降在1元左右。

  北部山区和渭北高原地带苹果销售不错

  从2015年8月开始到年底,我省苹果陆续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采收旺季,记者走访发现,有的地方的确是大量苹果无人问津,而有些地方却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果农一亩果园的收入达到一万多元。

  黄陵县苍村乡上常村李应虎家有7亩果园,套了7万个袋子,卖了7万元。去年10月他在地头以3.21元的批发价全部卖给了果商,李应虎认为去年的苹果买得不错。李应虎给记者算了笔账,7亩果园共投资3万元,扣除成本,他和妻子忙了一年落下4万元,“这可算是闹得好的。”在李应虎所在的上常村,果农几乎都没有库存的果子。

  “黄陵的苹果没有洛川苹果名气大,但质量却差不了多少。所产的苹果几乎都远销到了广东,四川、河南,包括苹果大省山东也有陕西的市场。”黄陵县果业局副局长梁春辉向记者介绍说,黄陵县现有苹果23万亩,其中挂果20万亩。今年全县苹果总产量达31万吨。全县除隆坊镇、田庄镇部分村组遭受3次冰雹外,其余乡镇村组未遭受自然灾害袭击,苹果产量、质量较去年有较大提升。

  今年黄陵县中早熟苹果销售价格起步与去年同期持平,之后一路下跌。全县嘎啦苹果最高收购价起步4.2元/斤,最低1.7元/斤左右。晚熟富士价格起步每斤2.5-3.5元左右,平均价格2.7元左右,遭受冰雹的价格在1.5元-2.0元左右。截至2015年12月底,全县苹果现货销售全部结束。今年全县冷(气)库存8.7万吨,只有20%是果农的,其余为果商收购。目前库存出货一万吨左右,价格在3.5-3.8元左右。县果业局抽调4名干部专门从事苹果电子商务工作,全县共建苹果电子商务网店38个,网上销售从业人员100多人,已经通过网上销售苹果0.39万吨。

  调查中,考虑到我省苹果主产区南北差异,果子质量分布不均的特点,记者分别对洛川、宜君、白水、蒲城、富平、秦都、兴平、礼泉、凤翔等9个苹果种植县区进行了走访。一个奇特的现象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即我省北部山区和渭北高原地带的苹果价格今年虽然有所下降,但果农的苹果已经基本售完,销售量占到全省苹果总产量的80%左右,果农平均每亩收入在6000元到一万元之间。同时,关中平原到渭北高原边缘地带的苹果价格较低,销售难的情况比较普遍

苹果依然是果农优势产业

  “每斤苹果的生产成本大约就是一元钱,按今年行情不好的价格每斤卖两元多,就是对半利润呀,咱农民在哪能找到这么好的营生。”节令已经过了大雪,一天比一天冷,黄陵县上常村的刘润民老汉在傍晚时分依然在自家的果园里忙碌着。在他的周围,不少果农也忙着修剪果树,清理果树身上的枯枝老皮。果农们说,之所以这么对果树精心管护,就是因为今年的苹果还是没有让他们失望。

  刘润民10年前经营大货车,“出了个事情,赔得我就没翻起身。毕竟搞运输投资太大。”回到家后刘润民重新经营起了苹果园,再没改过行,“年底一算账,感觉比在外打工强多了。”

  “我家6亩地,每年最少纯收入4万元,这样一算,我和我老伴在城里都算是拿高工资的技术工了。”在刘润民看来,“纯使用有机肥可能费用会高一点,但是苹果的收购价格会高出两毛钱以上,另外晚摘的苹果收购价会更高。以套袋为例,优生区苹果套的是纸袋,每个袋子1毛钱,而非优生区则是塑料膜袋,一个价格不到一分钱。”

  前年黄陵县给几个乡镇的果农下发了防雹网,在今年让刘润民等果农一下子感受到了未雨绸缪的重要性。“我们几个村子冰雹小,几乎没受什么损失,苹果价格因此每斤提高了两元钱。”

  西安北关和南郊几家水果超市的店主告诉记者:2015年苹果销售整体不如2014年,但几种高端苹果销售量基本和2014年差不多。“你像这个12个装的90洛川苹果,最便宜的也卖90元;24个装的70苹果,批发价50元一盒,零售价最少60元。每天要走几十盒。”店员告诉记者:名优产地、品相好、口感佳的苹果在市场上依然受青睐,价格打折并不大。

  “今年陕西苹果的总体销售比去年慢了5%,但却比前年快了2%。我省苹果依然是大农业中最好的产业,经济效益高于粮食,经济风险低于畜牧,市场周期小于林业,带动辐射作用为一比十,既富民又富省。”省果业局相关负责人说。

  中国苹果产业协会产业经济专家陈瑞剑表示,各产区需要优化生产布局,科学划分矮化与乔化,以及早中晚熟果品的生产布局;二是优化市场布局,大力开拓国际鲜果市场和国内果汁市场,积极探索“互联网+苹果”的现代销售模式;最后还要合理引导鲜食消费和加工消费的市场需求,加强苹果加工品的多元化开发,均衡消化不断增长的产量,稳定市场预期。

Copyright 2009-2016  西部看点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8797号